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快捷导航
股民邦 股民邦 资讯动态 查看内容

赌石小说《泣血的翡翠》长篇连载(七),民间故事真实改编!也木西翡翠故事

2017-7-27 11:5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4| 评论: 0

摘要: 导读章节:第一、二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27731573465940481/第三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28101930270065154/第四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28802222523417090/第五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 ...

导读章节:

第一、二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27731573465940481/

第三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28101930270065154/

第四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28802222523417090/

第五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30009637356962306/

第六章:http://www.toutiao.com/i6430676643827679746/

感谢朋友们对也木西的关注支持,留言分享获好礼(第一章留言区),欢迎朋友们参与讨论,多给指导、指正意见!

第七章 拨开云雾见月明

赌石小说《泣血的翡翠》长篇连载(七),民间故事真实改编!也木西翡翠故事

作者:瑞江之子

人最大的郁闷和痛苦,莫过于徘徊在希望与失望、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的煎熬,以及取舍不定,真假难辨,是非不定的心理挣扎。自从得到了这块祖传的翡翠石料后,我很是纠结和不安,既迫切想知道它的真假和优劣,又怕面对预想之外的结果。但俗话说,怀了孩子总是要生下来的,是男是女,健全不健全,你都得面对。一锅饭熟不熟,都得揭开锅盖。

这天,我把这块石头放到车上,来到了腊戌的赌石交易市场,想见机行事,找个合适的人先看看,最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。

市场上象往日一样,有些热闹,我随意走进了一家店里。

“老板,你好,要看毛料吗?”店主人客气的打招呼。

“随便看看,老板生意好啊。”我装作行道老手的姿态:“有些什么好一点的货?普通的就不看了。”

“现有的都只是普通货,好的过几天就到,已经在路上了,你过几天再来看,”

老板说着,随手从茶台上拿了一张名片递给我:“老板贵姓?这是我的名片和电话,你要方便的话,给我留个电话,等货到了,我就通知你过来看货。”

我接名片一看,这老板姓高,于是表明意图:

“哦,是高老板啊,我叫瑞江。不瞒你说,石头我倒有一块,不知高老板想不想看看?”

“哪个场口的?什么料?”

“你看了就知道了,石头就在我车上,你要有兴趣,我去取下来。”

“那去拿来看看,合适嘛,可以谈谈。”

车停远了点,我把石头搬到高老板的店里,有些气喘了。

高老板拿着电筒,翻来覆去的看着,既不评论,也不问话,折腾了十多分钟才看完。

“这料子是老帕敢的黑乌纱,请问开价多少?”

我心里有点懵,一来就问我开价,我咋知道开价多少,我现在主要是要先弄明白,这到底是不是翡翠,如果是翡翠,那到底什么货色。不过听他说是帕敢的黑乌纱,似乎已经说明,这就是翡翠不假,心里踏实了不少,算我转的快,也还沉得住气。

“我现在也还想不好要开多少价,因为我也才刚上手的料子,不过,高老板看看,你能出到多少价呢?”

“你不开价,我怎么还价呢?这是行道上的规矩啊!”

这高老板40来岁,个头不高,圆圆胖胖,额头有点光,眼神有些飘忽,鼻头有点勾,感觉上就是那种精明世故,有些狡诈的类型。我注意观察,虽然表面装得无所谓的样子,但眼神里还是流露出了对我这翡翠料的中意。

“没有关系,高老板,我俩先不谈买卖,就当是切磋交流一下,”我故作老练,不想让高板看出我是外行:“大家都是同行,一回生,两回熟,交个朋友嘛。”

“好的好的,朋友肯定要交,不过这价格,我就不好说了,还是瑞江兄弟说了才行。”

我感觉得出,这高老板,是要想试探价格。这个时候,我反倒觉得平静轻松了。

“没有关系的,就当闲聊,高老板帮估个价也好,这样我也好比较一下我买的价格是不是合适。”

高老板拿起电筒又看了起来,边看边说:

“兄弟啊,这料子赌性大呢,你别看这么大的一大块,不好说啊,如果你的开价合适,我们俩好好谈谈,有缘就做成这个生意。”

我已经似乎看出,再和高老板耗下去,不会有结果,于是使了个缓兵之计:

“好的好的,生意一起做,有钱大家赚,不过,我入手价格有些小高,等我也核算一下,到时候再给你报价。”

把电话给高老板留下后,我还用口袋装起石头,送回车上。点上一支烟,对刚才的“小试牛刀”做了下梳理,似乎我可以肯定,我这磨刀石绝对是翡翠无疑了,压抑了好一段时间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。不过,还是没有达到我想要的目标,决定继续“火力侦察”。

转了个街口,我又走进了一家赌石店。赌石店里坐着一个老先生,戴着一副老花眼镜,年龄大约有60多岁了。寒暄过后,我知道这老倌姓董,我灵机一动,换了个方式,直接开门见山:

“董老先生,我手上有块料子,想请教请教,不知道老板有没有兴趣看看?”

“哈哈,你客气了,请教不敢当,”董老先生取下眼镜很是谦和:“做翡翠的人,有好的料子,有哪个不想看的?拿来看看嘛。”

我把翡翠石头从口袋里取出来放到桌子上。这董老先生又戴上眼镜,仔细翻转着查看外表,每一面都看得很认真,我注意到,在查看磨刀口的时候,他还特别观摩了半天,奇怪的是,他并不使用电筒,跟大多数人的查看方法不一样。

反复斟酌了好一会功夫,老先生才问道:

“老板,请问你这料子是怎么入手的?”

“哎呀,就是多年放在家里,还是我家里人卖的了,具体怎么入手的,我也不清楚”我肯定不会说这翡翠的来历了。

“少见了,相当少见了”,董老先生抬起头略带惊奇的看着我说:

“我今年60多岁了,做翡翠快50年了,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这快料子大概也是几十年前的老料了。”

我心里真真的佩服起这董老先生的惊人判断力,但我故作镇静,欲擒故纵,想进一步试探下,不是试探老先生的识别能力,主要是想摸清楚我这翡翠的品质和价值。

“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,那你觉得这料子怎么样?场口,种水如何?”

“你是要准备出手,还是只是做个交流鉴赏?”

“都行,翡翠讲的是机缘,只要条件合适,都可以”

“那我们就先不说买卖,就聊聊你这料子如何?”

“好说好说,俗话说,以玉交友嘛,老先生多指教,”我巴不得他有这提议,不要一开口就问我开价多少就好,那样我心里没底,十分被动。

“我做翡翠几十年了,石头见过无数,但真正的好东西见的也不多,所以,有机会能品鉴品鉴好的翡翠,也是一种享受。”董老先生去下眼镜,给我递了支烟,这次是拿起电筒查看了,边看边接着说:

“以我之见,你这块料子,应该是真正的帕敢莫湾基黑皮老料,这种料子,皮壳相当厚,细密坚硬,包裹得相当严实,里面的雾层也一样严密厚实,往往出高绿,帝王绿极品。几十年前出产的相对多点,近些年来,市场上所谓的莫弯基料,已经不可相提并论了,就算也见到一些,也都是块头相当小的了,象你这种大块的,已经很少见了。”

董老先生边说边把石头翻转了几面,把玩着石头说:

“不过这种翡翠料,是越靠近石心,翡翠的种色越好。从表层是不好判断,你打灯也没有用。能碰到这样的料子,确实要靠缘分,但很多赌石老板就算碰到了,往往因为皮层厚实这点,不敢判断,从而错失了机会。”

“那依你的判断,我这石头到底会有多大成水?”

“哈哈,俗话说,神仙难断寸玉,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,不对之处你也别当真,就当互相探讨吧,”

“你请说,没有关系,你年纪长,就是我的老师傅了。”我迫切想知道它的评价,看来是找对人了,心中暗喜。

“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判断,这块石料其内部大概应该是一体通透,通体翠绿的,多半属于高冰帝王绿,很有可能是一块极品翡翠!”

董老先生进一步补充说道:“而且,这石料,浑然一体,外表几乎没有大的裂纹,大概里面也没有,所以,成品率相当高,手镯挂件应有尽有。”

“那你看,这会值多少价呢?”我确实也兴奋了,唉,心想,看来这钏祖根真的没有骗我,不禁对钏家的厚爱深感敬意。

“黄金有价玉无价啊,我只能告诉你,这样的翡翠石料确实稀有少见,难能可贵,至于价格,无可估量。”

“再无价,也得有个大致的价格吧?不然怎么交易呢?”

“世间的翡翠,每一块,都是独一无二的,一千人有一千个价格,俗话说,人在找玉,玉在找人,看缘分了。”

“董老先生说的有道理啊!”

我猜想,对照前面找过的那高老板,卖家不开价,买家不还价,也许这是买卖的规矩吧。哪知董老先生接着说:

“对你这翡翠料,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,我是有缘遇见,却无力购买了。你小心收藏好。”

董老先生这话,似乎是间接的再次肯定了我这磨刀石的价值。我心里更是信心满满。

“没有关系,我们不是事先说好了吗?只做交流,不谈买卖。”

“不过,我还是要提醒你,我前面说的,都只是我的个人见解,仅供参考。有道是,赌石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解开时,一切的真相只有最终解开才可以验证。”

“是的是的,感谢董老先生的指点。”

与董老先生交换姓名电话后,我直接开车回家。真有点拨开迷雾见阳光的喜悦,不禁唱起了腊戌小调:

梦中的姑娘

可有情郎

一次次深情的目光

让我就是不能忘....

赌石小说《泣血的翡翠》长篇连载(七),民间故事真实改编!也木西翡翠故事

(待续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让创业更简单

  • 反馈建议:service_media@36kr.com
  • 客服电话: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到周五

云服务支持

精彩文章,快速检索

关注我们

Copyright股民邦  Powered by©  技术支持:    ( 皖B-0156242142 )